|
-1 ~ 10℃登封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不對等的大國旅游:入境游期待“開閘”

發布時間:2019-12-15

    12月7日,北京召開第九屆首都旅游發展論壇,今年的聚焦點在入境旅游。

  在此前一周,11月27日,中國旅游研究院也召開了入境游研討會。21世紀經濟報道注意到,近一個多月來,多個旅游高峰會和論壇,不約而同都在討論入境旅游的問題,入境游熱度陡然上升。

  其實我國入境游市場2008年遭遇金融危機后曾多年波動下行,直至2015年起才探底回升,2017年外國人入境旅游市場開始有了正增長。2018年,中國接待入境游客1.41億人次,同比增長1.2%,入境旅游收入達到1271億美元,同比增長3%。初步預計2019年入境游人數將保持增長,入境旅游收入有望突破1300億美元。“中國發展入境旅游的信心空前提高了。”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表示。

  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的旅游企業和專家表示,2020年入境游或將在數年低迷之后迎來小陽春。

  重審入境游

  中國是全球出境游第一的國家,入境游卻沒有相似的地位。

  2018年我國接待入境游客1.41億人次,全球排名第四,但是若扣除港澳臺游客的數據,外國游客人數實際上只有3054萬人次。這個數據甚至比泰國和日本的入境旅游人數都要少。

  中國旅游研究院國際研究所負責人劉祥艷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2018年,日本接待入境游客3119萬人次,同比增長達8.7%,泰國接待入境游客3828萬人次,同比增長達8.3%。即使扣除中國游客后,日本和泰國的入境游客接待量依然分別接近2300萬人次和2800萬人次。

  另一組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我國入境游客數量由2005年的12029.23萬人次增長到2015年的13382.04萬人次,11年間增幅為11.2%,平均下來一年只增長一個百分點,與2005-2015年中國大陸居民出境人數312.9%的增幅相比,差距頗大。同時,與發達經濟體(38.9%)、新興經濟體(57.2%)和亞太地區(81.3%)增速相比,我國2005年至2015年間入境游客增速仍然處于較低水平。

  正因如此,攜程集團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近三個月多次疾呼發展入境游,他指出入境游和出境游相比,出境游增長非常快,而入境游基本上是停滯的狀態,這跟中國實際經濟實力的發展不相稱。

梁建章透露,國際權威機構的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國際旅游收入僅400億美元,而第一名美國的國際旅游收入是2000多億美元,是我國五倍有余。即使與亞太國家相比,泰國國際旅游收入為600多億美元,日本也有400多億美元,澳大利亞緊隨其后,中國在亞太地區排名甚至無法進入前三。

  “入境游的地位跟中國大國的地位極不相稱,而且最近幾年有惡化的趨勢。”梁建章認為,入境游的低迷對中國經濟未來是非常大的隱患,也是最大的軟肋之一。

  梁建章指出入境游應該有1000億到2000億美元的增量空間,這個數字相當于1%到2%左右的GDP。從外匯收入的角度來看,如果能增加1000億到2000億美元,我國貿易順差會增加30%到60%,不僅增加一大筆外匯收入,也能對貿易改善裨益良多。

  梁建章等人的呼吁已獲得旅游業的普遍重視,記者注意到,近期多個旅游研討會都開始聚焦入境旅游,中國旅游研究院、世界旅游聯盟、谷歌、攜程等也相繼發布了有關入境游方面的研究報告。

  政府方面則持續出臺提振入境旅游發展的相關政策。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全域旅游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要“制定客源市場開發規劃和工作計劃,切實做好入境旅游營銷”。2019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出臺《關于進一步激發文化和旅游消費潛力的意見》,明確提出要完善入境旅游環境。統一入境旅游宣傳推介平臺,提供多語種服務,完善入境旅游移動支付解決方案等內容。

  劉祥艷認為,國家層面對入境旅游發展的促進政策更加系統,更關注微觀層面入境游客需求的滿足,不僅涉及目的地營銷,也包括入境游客在華旅游便利性的提升。她還積極評價在促進入境游發展的過程中,國家及地方政府在簽證放寬、購物退稅政策實施、出入境證件便利化應用、入境旅游服務商獎勵政策等方面不斷探索創新,出臺相應政策。

  入境游回春

  政策的發力帶動入境游市場漸漸回暖。

  “總體判斷是(入境游)正在進入恢復增長的新通道,但基礎尚不穩固,2020年值得期待但也充滿挑戰。”戴斌對入境游做了如此判斷。

  他的信心,來自監測到一系列的數據。

  11月27日,中國旅游研究院發布了最新一期《中國入境旅游發展報告》,報告指出,中國入境游進入穩步增長通道,入境游市場規模保持穩步增長,市場結構繼續優化,服務品質得到游客認可。中國入境游持續發展的新動能正在聚集。

  劉祥艷正是該報告的主筆,她向21世紀經濟報道介紹道,從2015年以來,中國入境游持續穩定增長。2018年,中國接待入境游客1.41億人次,同比增長1.2%。入境過夜市場和外國人入境市場規模同樣保持穩步擴大。2018年,中國接待入境過夜游客6290萬人次,外國游客3054萬人次,分別增長3.6%和4.7%,高于入境游總人數的增速。

  在入境旅游人數不斷增長的同時,入境旅游收入也保持比較穩步的增長,2018年我國入境旅游收入實現1271億美元。2019年中國入境游將繼續保持增長,入境游收入有望突破1300億美元。

  1271億美元與前文梁建章所引用的400億美元有出入,劉祥艷解釋稱梁建章的數據是直接根據國際收支平衡表得到的,這一計算并沒有考慮大量持內地銀行卡的港澳高頻游客在內地的花費,超兩千萬搭乘我國航空公司航班入境游客的機票支出,以及補充抽樣調查時遺漏的停時3個月至1年游客花費,補充這些入境游客花費后,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重新估算2018年的國際旅游收入為1271億美元,同比增長3.0%。

  大數據波動背后,是每個個體企業的起伏。從事入境游20年的梁耀鋒對此體會頗深。梁耀鋒是國華假日旅行社總經理,他的旅行社主要目標市場是印度,1999年他機緣巧合下開始涉足印度來華旅游業務。

  “開始做的時候大約一年兩三百人,按照很傳統方式參加旅游交易會拓展客源。”梁耀鋒介紹稱,隨著印度經濟的起飛和中印交往的擴大,國華假日接待人數從幾百人到幾千人,從2015年開始每年在10000人以上,2019年估計超過12000人,營業額約1500萬美元。雖然印度是個小市場,可增長潛力很可觀。

  入境旅游報告顯示,亞洲其實是中國最主要的客源市場,占外國人入境市場的比重60%左右,其次才是歐洲和北美市場,占比分別為20%和10%。劉祥艷指出,目前中國主要的入境游客源國包括緬甸、越南、韓國、日本、美國、俄羅斯、蒙古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印度、加拿大、泰國和澳大利亞。“我們的近鄰遠比歐美旅客對我們更感興趣。”

  回春路上有寒峭

  戴斌在呼吁業界對入境游多加信心的同時,也提醒入境旅游市場依然面臨許多的未知和考驗。

  實際上我國發展入境游依舊有諸多阻礙。以目前增長迅猛的印度入境游客為例,梁耀鋒的旅行社每年能接待一萬多印度游客,整個中國市場一年能吸引來90萬印度游客,可這個數據放在印度2018年出境游高達2858萬人次的盤子里,真就不算出彩了。

  梁耀鋒向記者表示,限制印度游客增長的第一個原因是簽證便利性不太好,中國駐印度大使館簽證處在旺季人手不足時,會按配額制給旅行社發放簽證。“這是一個很小的案例,卻會讓人感覺到來中國不是非常受歡迎,因為簽證卡在那里。”梁耀鋒認為我國旅游在海外推廣時應該傳遞友好中國的形象,簽證便利化便是一種歡迎之意。

  另一個原因是與中印雙方的航班運力嚴重不足有關。據梁耀鋒透露,由于中印之間人員交流的不匹配,從中國飛印度的人遠多于從印度來中國的人。因此按照中印兩國協議,兩國航空公司每周互飛42個航班,如今中國航司早就飛滿了,印度卻嚴重沒飛滿,目前每周只飛了20個航班,所以中國航空公司有運力想增加新航班也增加不了。

  直飛運力的不足嚴重限制了人員的交流,導致旅行社接待的很多印度游客是從曼谷、新加坡、吉隆坡,甚至首爾轉機來到中國,遙遠的繞路間接阻擋了部分客流來華。

  他還特意指出,如今在線教育等行業和中企走出去等原因,很多外語人才可選眾多高薪職位,已經不那么樂意從事入境游,入境游人才的流失也是這一行業發展面臨的巨大挑戰。

  梁建章也認為,中國的旅游形象概念模糊,缺乏統一定位、標識和口號。另一方面存在簽證不便、支付不便等問題,加之不安全、污染、威脅論等不實報道使得中國在國際上缺乏吸引力。為發展入境游市場,梁建章建議政府發力打造統一旅游形象,用世界語言傳播中國形象,展現中國和平、友好的一面,讓全世界的人了解“Friendly  China”。同時盡快提升簽證便利度,對發達國家短期旅游者免簽或網簽。降低海外漫游資費、放開部分涉外、高星級酒店WIFI的網絡管制。發展外國銀行卡的移動支付等便利措施。

  戴斌也指出,政府應進一步加強入境旅游的政策協調和機制創新,為入境游發展創造良好的環境。他注意到近期中央深改組開會專門提到改革措施銜接的問題,說明中央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因此有關退稅、簽證、漫游資費等問題突破或指日可待。

  除了中央政府的作為,更重要是要發揮地方政府與市場主體在入境旅游振興上的積極性。戴斌認為應該在一些領域進行大膽試點,比如外商投資旅行社經營試點,又比如導游獨立執業等,并期待在新一輪機構改革中能組建專業化的旅游推廣機構等。